“在华外国青年看中国”文化体验项目拉开帷幕

9月30日下午,2020年“看中国·外国青年影像计划”新设立单元“在华外国青年看中国”正式拉开帷幕,在北京、武汉、重庆三地,来自美国、俄罗斯、意大利等30名各国青年导演的短片作品陆续完成,标志着疫情时期的“看中国”项目非但没有停止步伐,反而不断“升级”,持续扩大影响力。

“看中国·外国青年影像计划”是由北师大中国文化国际传播研究院2011年创办的一项中国文化体验项目,该项目旨在通过外国青年电影人的独特视角,每人拍摄完成一部中国文化纪录短片,截至目前,已组织来自美国、加拿大、英国等60国610名青年导演,完成609部短片,共获110余项国际奖。2020年是“看中国”项目的走过的第十个年头,除了每年邀请的100位外国青年导演外,大电影、图片展、学术论坛等各项十周年庆祝活动正紧张筹备、陆续开展中,然而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却阻隔了外国青年来华的步伐。

“电影拍摄有风险,投资风险需共担。”法官说,所谓投资的民事行为,最主要的特征是投资双方对于共同投资的项目,共担风险、共享收益,电影投资市场属于高风险、高收益的行业,若《藏地密码》能够成功开拍,其潜在的影片收益无疑是巨大的,当然这背后也必然蕴含着巨大的风险,出版社以签订电影投资合约为手段,试图通过保本保收益的方式获取更多投资回报,却不承担任何投资风险,无法获得法院的支持。

保本获益不担风险不属投资行为

对此,法官提示当事人,在起诉时应根据合同的具体约定而非合同名称确定双方之间真实的法律关系,以确保公正客观处理当事人之间的利益纷争。

除了“远程看中国”、“在华外国青年看中国”外,“看中国”大电影项目也在疫情期间完成了拍摄剪辑。2020年上半年, 9位来自美国、西班牙、新加坡、南非、法国、俄罗斯、埃及、德国、以色列的青年受邀参与该项目,他们克服疫情困难,从除夕开始,进行接力式拍摄。这些外方青年分赴福建、广东、云南、内蒙古、北京、陕西、云南、四川等地,拍摄了9部“新锐导演看中国”短片,并共同剪辑完成了一部85分钟大电影《路:外国青年看中国》,目前正在申请龙标,计划年底登陆院线。

2020“看中国·重庆行”文化考察活动

10月19日,华中师范大学逸夫国际会议中心一楼报告厅,“看中国·湖北行”闭幕式暨展映仪式。带队老师丁昱丹(华中师范大学国际文化交流学院辅导员)在每一份纪念证书里藏了一张定制的明信片,一面是小组的合影,一面是组员给彼此的寄语。同学们在收到这份惊喜之后都非常开心。

对此,投资公司辩称,同意解除合约,但认为双方之间不是投资关系,不同意返还750万元款项。投资公司还提出,电影市场投资风险极大,只有少数影片能够盈利,按照行业惯例,电影前期的研发和筹备只有投入不会产生任何收益,而合约中约定了研发期的固定收益却未约定风险,所以出版社并非影片的投资人。

导演KALIM USAMA与制片人任超正在采访当地居民

文/陈馨一 王笑妃 张杜涓 秦月

关于合约接触后的款项返还事宜,法官称,在借贷法律关系中,若双方未明确约定归还钱款的性质且未能足额支付本金及利息的,应按照相关的法律解释依次充抵。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一条之规定,债务人除主债务之外还应当支付利息和费用,当其给付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时,并且当事人没有约定的,人民法院应当按照下列顺序抵充:实现债权的有关费用、利息、主债务。本案中,投资公司与出版社之间的主债务为500万元,所以投资公司向出版社支付的研发资金固定投资回报75万元应视为利息而不应视为偿还本金,法院据此判决在应支付的利息中予以扣减。

“看中国·武汉行”所有队伍的拍摄已经全部顺利结束,外方青年奔赴湖北黄冈、恩施、赤壁等各地,展现疫情之后外国人眼中的中国人、中国事、中国情。青年导演KHITSANE RETSELISITSOE谈到了自己的经历,以及对自己能参加“看中国”项目的喜悦:“我成长在一个爱种植不同种类的作物的家庭。我知道植物就像孩子一样,是需要照顾的。武汉封城期间,武汉乃至湖北的农民基本不能照顾他们的作物,我知道他们一定承受了很大压力。武汉解封后,我很惊讶地看到市场上每天都有新鲜蔬菜,然后想到,这个季节正是繁忙的秋收季节。我非常感谢‘看中国’给我提供了预算和设备,让梦想中的项目成为可能,让我能够创作一部关于武汉农民的纪录片,而且是从我的角度去讲述这个故事。”

黄会林先生在后期制作过程中与导演交流

某出版社了解到某投资公司计划将《藏地密码》拍摄成电影后,与其签订投资合约后依约投入了500万元,却迟迟等不来开机。为此,出版社将投资公司诉至法院。近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合约中未体现共担风险,认定双方实属借贷关系,判决解除投资合约,投资公司支付出版社500万元及利息损失。

第八组与京西稻传承者合影

据此,海淀法院一审判令投资公司向出版社返还借款500万元及利息,此前投资公司向出版社支付的75万元在利息中予以扣减。宣判后,双方均为未上诉,目前该判决已生效。

2020年,蔓延的新冠疫情阻碍了许多跨国交流活动,但阻挡不了“看中国”前进的步伐,危机当前,更突显跨文化合作的重要性,十周岁的“看中国·外国青年影像计划”必将乘风破浪,以丰富成果开启新的十年。

“看中国·重庆行”的后期制作即将结束,拍摄选题分布在重庆周边巫山、巫溪等八个区县。外国青年导演们把镜头聚焦重庆乡村,从各个维度记录不同地域脱贫攻坚的三农故事。外方导演AWU ISAAC OBEN拍摄了一位无私的中国青年去建设他的家乡的故事,而他本人也是西南大学国际学院“扬雷锋”活动的志愿者,因此对于拍摄对象身上所具备的奉献精神非常有共鸣。导演KALIM USAMA则希望自己的这部关于回乡创业的纪录片不仅对中国人民具有激励作用,其他国家民众也可以从这个创业故事中了解到“拥有激情和决心,努力工作,你终究可以成就心中所想。”

据了解,研发期结束后,投资公司按照研发资金之15%的比例向出版社支付了75万元的固定投资回报,出版社同意进一步将500万研发资金作价成750万元参与影片利润分成。

《本草堂》导演MARINETTE与纪录片主人公卢忠银医生

法院查明,原被告双方签订的《电影投资合约》约定出版社向投资公司投资人民币500万元,成为《藏地密码》影片投资项目的创始合伙人,参与影片前期研发并约定固定投资收益(年利率为15%);研发期满后出版社可以全额收回所投研发资金,也可以500万元研发资金作价125万美元(或750万人民币)获得该影片全球利润分成之2.5%的权利;若影片因任何原因未能拍摄或终止拍摄,投资公司应在十五日内补偿出版社的损失,包括投资损失500万元,并以年息20%的标准结算利息。

其中,“远程看中国”项目邀请到来自加拿大、南非、印度、俄罗斯、巴西等12国青年导演,通过与中方青年远程合作,以动画、图片、影像素材、图表等方式创作了15部“融媒体短片”,此外,还联络了西班牙、爱沙尼亚、罗马尼亚、巴西等国参与过“看中国”的青年导演们,为“看中国”十周年拍摄了10部“回看中国”短片,分享了他们远赴重洋来到中国的体验经历,以及“看中国”对他们的深远影响。

在北京,“看中国·北京行”项目开展三周有余,大部分拍摄顺利完成。清华毕业生回乡创立的听松书院、带领村民脱贫致富的门头沟下清水村第一书记、天福园有机农庄、三资绿源草莓采摘种植基地……这些拍摄的题材,既有传统中华农业文化的底蕴,也有前沿的现代科技;既有丰富多彩的农人农事,也有乡村田园的自然风景。导演OVIE ANTONIO OBEBE说:“我感觉到真正的自我,好像在拍自己人生的故事。”

“在华外国青年看中国”单元旨在招募70名左右的在华外国青年,在中方青年协助下,每组完成一部5-10分钟纪录短片或三部3分钟Vlog。9月30日,“看中国·北京行”首先在北京师范大学举行启动仪式,“看中国·武汉行”、“看中国·重庆行”两地项目也在一周后迅速启动,广东、上海、浙江、辽宁等地也在积极筹备之中。在全球疫情的特殊时刻,在华的青年导演将在“农事·农家·农人”和“后疫情时代”的年度主题之下,展现中国农村风貌,记录中国农人故事,呈现疫情后中国各行各业的复苏和发展。

“合同签订双方的法律关系并非以合同名称来认定,而应通过合同约定的内容以及双方权利义务的设定进行综合判断。”法官庭后表示,现实中,当事人常常出现签订合同名称与合同性质不相符的情况,如本案名为《电影投资协议》实为借贷关系;又如名为《技术开发协议》实为加工承揽关系;再如名为《项目合作合同》实为居间关系等。

主办方北师大中国文化国际传播研究院密切关注国内外疫情发展,与中外合作伙伴进行了多轮协商,及时对项目进行了调整,不仅在原有的“农事·农家·农人”主题外新增“后疫情时代”主题,更是创新性地开展了“远程看中国”和“在华外国青年看中国”两个全新单元。

出版社诉称,双方于2012年签订了《电影投资合约》,但后期投资公司未能即时告知出版社影片进展,经律师函催告后亦未履行主要义务,导致出版社的合同权利不能实现,故诉至法院要求解除投资合约并主张投资公司返还750万元的投资款及年利率20%的利息损失。

法院审理后认为,虽然涉案的500万元在《电影投资合约》中的文字表述为投资款而非借款,但双方当事人权利义务内容的约定与投资性质均不相符,不论是前期的研发资金还是后期约定转化的影片投资金,均无法体现出其具备投资风险的特征。相反,电影合约中的固定收益率体现出了涉案500万元的保本性质。所以,双方之间是名为电影投资实为借贷的法律关系,借款本金应为500万元而非750万元。在双方借贷法律关系成立且有效的前提下,各方均依约履行各自义务,出版社作为出借方已经履行了交付借款的义务,投资公司也应在电影未开拍后依约返还借款并支付利息。

Back To Top